当前位置:首页 > 经验学习 > 设计思想

译文:身未动,心已知

所属栏目:设计思想 时间:2013-12-26 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译者注:本人兴趣于交互设计上对人类认知模式的借鉴,先前撰文《人的“模式识别”与设计的认知效率》探讨了模式识别的本能及其在设计中的运用。此次翻译Charles Hannon教授一篇关于模式识别在大脑中更本质的机能原理阐述的文章,共飨。
原文:You Already Know How To Use It
---------------------------------------
在iPad最早的电视广告中有这么一句旁诉:“绝对给力,魔幻十足!身未动,心已知(You already know how to use it.)”。好一句振奋人心的广告词。Apple的iPad当然是一款全新的、颠覆市场的革命性产品,完全不同于以往我们所见的电子设备,而且正如广告宣传的那样,上手极其简单。那么像Apple这样的公司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呢?
其中一个答案是Apple的设计师对人们一些近乎本能的行为模式的借鉴能力。产生交互的媒介也许是全新的东西,比如在iPhone之前很少人使用过的多点触摸屏。但是大家应该都知道如何去挤捏和拉伸一个物体,而这种交互模式即便是转移到屏幕上,用户也非常容易在看过一次后就掌握。正如Alan Cooper在《About Face》里所写的:“所有的习惯用法都必须经过学习,但好的用法只要学习一次(All idioms must be learned; good idioms need to be learned only once)”。
多巴胺在模式识别中的角色
我们的大脑总是在寻找模式。我们寻找那种被经验认为可以引领成功的模式(爱情中、战争中、赌博中甚至投资上,凡所种种)。Jonah Lehrer在《How We Decide》一书中写到,当我们识别出一些现实生活中为我们所熟悉的模式时,大脑就会分泌出那种可以带来快乐的神经系统化学物质—多巴胺。而当你遵循这个模式完成一件事并取得成功,快乐之源多巴胺就会给你再来一次额外的脉冲刺激。
如果我们识别出一个模式但觉得出错了,或者遵循这个模式但结果并不如预期,那么我们不会得到多巴胺带来的又一次快感,而重新调整我们的期望。许多神经系统科学家相信这个奖赏系统促成了我们“学习”这件事。这个过程形成了一个基于愉悦能自我增强的循环,这个循环引导我们从错误中学习,从而更好的去理解这个世界。
依凭着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期待,多巴胺奖赏系统让我们产生积极或消极的情绪。Lehrer认为这是对决策过程中情感所扮演角色的传统理解的有力颠覆。伯拉图以来,一直认为理智是可以战胜情感,理性的思考是控制不羁情绪的缰绳。而让我们人类独一无二的,正是这种用逻辑与理智牵制情感,做出明智抉择的能力。Lehre的书中详细地讲解了近期神经学研究对决策模型推想的支持:情感,由多巴胺奖赏系统引发的情感,在我们的决策中担当了重要的角色。



(图片: Sue Clark)
神经学上的这类发现对交互设计中利用模式进行设计提供了有力的支持。我们来看看旋转木马模式(carousel pattern)这个在系统桌面、平板电脑与手持设备上非常流行的交互形式。在Yahoo Design Library中它是这样被描述的:以从屏幕的一边滑出的形式来呈现内容;每一边的展示项会被上一个展示项部分遮挡,以求在有限的视觉空间中呈现更多不在当前窗格的内容;箭头适时出现,以引导用户获取更多的展示内容。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交互模式,用户只需用过一次此功能即可习得。
乐于尝试的用户几乎在第一时间就会接触到这种旋转木马模式,但就算用户是初次遇到,也可以立即上手。然后当用户在其它地方中见到旋转木马这种设计形式,即使交互还没产生,用户就可以马上识别出这种模式了。识别出一种模式,多巴胺即燃起用户的愉悦。当用户遵循这种模式进行交互,比如点击两端的箭头以求获得更多内容,而又成功了,那大脑就会分泌更多的多巴胺,增强用户这一次愉悦的体验。



旋转木马模式, 来自 Yahoo Developer Network
然而不可否认,神经学家还未曾使用核磁共振成像这样的技术,在用户遵循像旋转木马这类模式进行交互时,对多巴胺的分泌进行测量。时至今日,我们对大脑面对现实世界模式时反应机能的研究仍有相当的局限,我们仅能从在猴子身上的实验去推断,或依靠心理学家的推理。

请站长喝杯咖啡?

站长一直坚持白天工作、晚上熬夜更新素材,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和时间,其中的辛酸难以言述。

坚持免积分、免登录、无任何限制下载!如果本站素材对你有用,不妨考虑请站长喝杯咖啡鼓励一下!

标签:

你应该也喜欢这些吧

共有 0 条评论

给个评价吧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