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验学习 > 设计思想

什么样的创新才是最好的创新?

所属栏目:设计思想 时间:2013-12-26 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文 / 艾伦 . 雅各布)
谷歌公司有一种 “全公司电子邮件清单”,员工可以在电子邮件中提出自己关于产品新特性或开发新产品的想法,每一项提议都可以从 0(表示 “危险或有害” )到 5(表示 “好主意,就这么干!”)进行打分。这个评分系统有趣就有趣在它认清了一件事: 创新不能被默认为天然就是积极有益的,有些创新可能是 “危险或有害的”。
一个新的、好的想法和一个新的想法,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呢?
有些想法 “好”,是因为它们强有力,且影响深远;而有些想法 “好”,则是因为它们在某种程度上让整个世界更美好。这就牵涉出了一个老问题——如何区别这两者。如果仅仅关注如何培养创新,那就没有太多余地来思考创新的隐患甚至是滥用。
科学与技术,要适应环境而发展
人们历来把科学视为 “纯粹” 的知识,而把技术看作 “应用” 的知识,这种划分不能理解得太绝对,否则就把问题想简单了,但是,将科学与技术这两者加以区别,确有其实用价值。我们不能一概而论地认为,让达尔文写出自然选择理论的知识,也让威利斯 . 卡里尔(Willis Carrier)发明了空调。达尔文和卡里尔都进行了创新,然而两种 “创新” 存在区别:一个促进人类对于世界及其中生物的理解;另一个则作为工具,使我们能够利用已有的规律来实现各种各样的目的。
对科学的了解会催生出探究技术的巨大诱惑。位于美国堪萨斯州的土地研究所(the Land Institute)致力于研究生态农业,其创始人韦斯 . 杰克逊(Wes Jackson)曾经对温德尔 . 贝里(Wendell Berry)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们应置身 ‘核’ 外。” 温德尔 . 贝里是美国当代著名的生态文学作家和生态思想家。
杰克逊话中的 “核” 指的是核能和基因工程(细胞核)。我想,他要表达的是一旦我们进入“核心”,就会抑制不住想要动动这里、翻翻那里,而事实上我们也的确如此。
贝里曾在文章中写,他觉得杰克逊 “是在表露一种本能,虽然并不是科学理智的,但确实是明智的:这是人类普遍具有的一种直觉,有些东西天生就是禁忌,是超出常理、无法想象、怪异而未知的,并且也应当如此。”
我颇能体会贝里的意思,但并不完全同意杰克逊的这种观点。“核心” 是令人惊讶的——看它们如何运作能够激发强烈的好奇心——但是,如果我们要禁止在某一领域里探索知识,因为不禁止就可能造成危害,那么我们就得完全禁止对知识的探索了。 没有什么知识是人类不能滥用的。 我认为,与其采取禁止手段,不如像雅克 . 埃吕尔(Jacques Ellul)所说, “用技术以外的标准来衡量技术” [1] 。



温德尔 . 贝里,美国当代著名的诗人、小说家、散文家,其作品大多以他生活多年的美国肯塔基乡村为背景,关心自然生态和民生幸福,崇尚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群体和谐相处的理想境界。右图为贝里诗集的封面。(图片:indianapublicmedia.org)
温德尔 . 贝里也表达了相同观点: “当然,我不建议终止科学等知识学科,倒是应当改变标准及目标。我们的行为规范不应源于技术能力,而应源于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性质。” 根据贝里的判断,这就要求我们要:
不以发展生产力为先,而以适应环境为先;不以创新为先,而以温故为先;不以力量为优,而以气度为优;不以奢侈为优,而以节俭为优。我们必须学会思考,什么才是适宜于人类和生态健康的发展规模和发展方式。通过这样的改变,我们也许才能避免重蹈自己把自己逼上绝路的覆辙。注意,贝里对 “温故” 的偏好更甚于创新。他可能认为这是源于创新的成本——他注意到创造发明不仅会带来力量,也会带来破坏。
还要注意,贝里使用的关键词是 “优先”——罗马人将之称为 “得体”、“适当”。而适当总是与条件有关——在这里,关键条件是我们是否拥有学以致用的智慧。“适当这一概念指的是,我们的行为,对自身所处的环境、形势乃至于对未来的期望,是否恰当。”
温故而创新,是最好的发明
这些话强而有力,对于任何一个认为创新天生有益、或至少无害的人来说,这是一种必要的纠正。但依赖于 “故旧” 同样存在问题:它可能鼓励人们,继续依赖已尝试过的或者已发现的缺陷。在 21 世纪的美国,这可能不是大问题,但在其他地方就可能成问题了。

请站长喝杯咖啡?

站长一直坚持白天工作、晚上熬夜更新素材,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和时间,其中的辛酸难以言述。

坚持免积分、免登录、无任何限制下载!如果本站素材对你有用,不妨考虑请站长喝杯咖啡鼓励一下!

标签:

你应该也喜欢这些吧

共有 0 条评论

给个评价吧

验证码: